欧央行真敢taper?那欧债危机2.0的爆发也不远了

2016-10-06 22:08:02 admin 22


昨天凌晨外媒援引知情人士称,欧央行或以每月减少100亿欧元资产购买方式,来结束QE。何时开始缩减资产购买取决于经济。我依然认为这又是一次断章取义的解读,就像今年有新闻标题说“美联储考虑实施负利率”,实际上只是美联储会议中讨论如果出现极端情况美联储可能以哪些措施应对罢了。

【经济完全没好转啊!】

下面三张图明显可以看出,欧元区当前经济目前距离2015年3月新一轮宽松刚刚开始时,好转程度极为有限,若是现在真的考虑要缩减QE那最初可以不用实施了嘛......比较有可能的原因是欧元区缺乏债券供给,或是流动性不够才考虑的缩减,但前有买下近半日本国债的BOJ做榜样,这样的担忧恐怕也只是暂时的。

消费者信心:

QQ截图20161005002300

核心通胀:

QQ截图20161005002136

制造业PMI:

QQ图片20161005002243

【进退两难的困境】

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德银暴跌事件,要说背后最大的元凶可能除了美国司法部这狠宰一刀,德银底子上的弱势的来源非欧央行莫属。

欧央行面临的困境是:自己为提振经济而营造的极度低利率的环境意外的严重损害了银行的利益,导致以德银为首的欧洲银行业可能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接连倒下。

如果不收缩货币政策、提高利差空间,之后就是万一德银真的没挺过去,德国政府最后肯定会出手救助德银,因为德银实在too big to fail。问题之后怎么办,德银都能垮,更别提其他的欧洲银行,德国开了个先例后,各国政府是救还是不救?并且救不救得起还是另外一说。

如果默克尔死扛到底,坚决不用纳税人的钱救这些金融资本家,结果要么是大金融机构连环爆炸,全球陷入大萧条;要么是政府强势要求欧央行缩减宽松,提高利差水平,给银行们休养生息的时间。

【欧债危机2.0的导火索】

但收缩货币政策提高利差空间这事儿太危险了,可能直接点燃欧债危机2.0 的导火索。

因为像意大利这种国家竟然可以以不到3%的年化收益率发行50年期的国债,这件事就发生在昨天,国内媒体几乎没有报道,可建国才70周年意大利首次发行的50亿欧元超长期国债竟也招来了170亿欧元的买盘,可见市场对欧央行的forever QE是多么的有“信心”!

不过QE这事儿,欧央行虽然心有余,但确实是有下限的。如果不缩减QE那收益率高于欧洲央行1.7万亿欧元债券购买计划设定的收益率门槛的政府债券存量将几近枯竭,一些分析甚至预测今年底明年初就有可能无债可买。QE这种东西天生存在下限,想要突破国债的可购买量只能寻求财政政策的协同,比如日本很有可能即将开始“直升机撒钱”。

回到前一段结尾的“信心”,我打引号的意思其实是并非大家都是真的有信心,而是很多情况下超低的收益率环境,让包括保险公司等大体量资金别无选择,被央行裹挟着前进,buy or die,你现在不买将来拿什么去返还投资者的分红?眼下显然是只能选择买买买。

但如果德拉吉明确说即将要缩减QE(当然现在这种时候是不可能的),无疑将引起全球金融市场掀起比美联储taper时还大的风波。因为欧洲并不像美国的经济那般坚实,taper的不合情合理。

想想就在五六年前,欧洲面临雪崩式的债务危机,除了德国,各个国家都在亮起红色警报,尤其是欧猪五国的希腊、爱尔兰、意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现在看看这些国家的负债率也并没有好转多少,只是因为在当时受到了欧盟大额援助,包括后来欧央行承诺无限提供流动性的TLTRO,这才避免违约风险。

市场对此的反应是相当积极的,西班牙国债收益率从12年的7%一路掉到今年的0.5%,你问我四年间西班牙经济基本面能出现什么天翻地覆的改善?我不知道。

没错,欧央行目前来看有一两个理由可以去缩减QE(出清风险,倒逼弱国改革),但有1万个理由不去缩减,德拉吉不像那种有魄力为了这一两个理由去冒险的人。

【预期管理是真相】

美联储的伯南克在真正停止购债前18个月就首次提出了相关概念,所以这次可能也是欧央行故意借媒体释放出的一些风声,为可能是28甚至38个月以后才到来的taper先开个头,也可能是为11月会议继续按兵不动给市场的鸽派们泼泼冷水,亦或仅仅是为了给鹰派们一点面子罢了,之后该干嘛能干嘛,欧央行自己再清楚不过了。引用朱尘(Mikko)大神的分析,欧洲央行的选项只能是:

*进一步下调DFR,或者取消购债的DFR约束。后者可能会导致组合久期的变化,长端利率受到的影响会削弱,由于大多数低于DFR利率的债券久期不足5年,故取消DFR或者下调DFR都会导致前端购债量的上升。

 

*移除持债比例限制,存在政治风险。(遭受质疑,为政府赤字融资)。

 

*改变购债的久期范围:类似BOJ的取消久期目标。

 

*增加购买资产的类别:很困难,买入的资产类别已经很广……(CSPP,CBPP,ABSPP)

 

*调整Capital Key:政治及道德风险,可能引发各国利差收窄。

 

*调整政策目标:鲜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