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特朗普惊奇大胜,全世界看走了眼

2016-11-12 18:18:17 admin 539


在美国主流媒体和世界舆论一片不看好的声浪中,特朗普高票当选美国总统,震撼了世界。国际金融市场剧烈震荡,大幅跌落。

然而,在美国,股票市场却止跌回升。大选揭晓后的次日,三大股市分别上涨256.95点、57.58点、23.70点,表明,华尔街,美国市场和美国民众,对特朗普当选后的美国经济满怀信心。

原本是一场角逐激烈和充满争议的大选,最终,以特朗普惊奇的大比分大胜而和平落幕。美国民众的分歧,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大。因为多数人和多数州,都投票支持了特朗普。这显示,美国民众的主流民意,是决意寻求改变。各国震动,只能说,对美国大选,全世界都看走了眼。

特朗普,不仅仅击败了克林顿,这只是表面;他击败了所有的建制派,这才是实质。首先,他击败了共和党的建制派;接着,他又击败了民主党的建制派。而资深的传统政治人物克林顿,不过是整个建制派的典型化身,一个形象和一个符号。

把特朗普推上总统宝座的,不仅仅是美国的产业工人,潜在的,还有遍布美国的移民,那些合法移民。这里有一个搭车原理:凭票上车的人,看不惯那些混票上车的人(不买票而挤上车的人)。也就是说,合法移民,看不惯那些非法移民,哪怕那是他们的同类。比如,合法的中国移民,就看不惯来自福建的偷渡客。同样道理,合法成为美国公民的拉丁裔,不见得同情那些大批偷渡而来的拉丁裔非法移民。关键的,还在于,合法移民已经拥有投票权;非法移民,却没有投票权。当克林顿和民主党以为他们是移民的代言人时,拥有投票权的移民们,却并不卖这个帐。

至于黑人,也并没有如民主党所预期的那样踊跃投票支持克林顿。原因在于,黑人的饭碗,也被移民或非法移民抢走。黑人对现状不满,并不亚于白人产业工人。说不定,很多黑人,悄悄投了貌似“白人至上主义者”、“种族歧视者”的特朗普的票。

让克林顿失败的,不仅仅是她根深蒂固的建制派形象,还在于美国的政治周期。1940年以来,只有共和党曾创造同一个政党连续执政三个任期的唯一记录(里根总统两届任满之后,其副总统老布什当选。)而民主党还不曾有过连续当政三届的记录。克林顿要打破这个魔咒,殊非易事。

作为女性,克林顿已经创造了一个历史,那就是,她成为首位大党女性总统候选人,但是,她未能创造另一个历史,即,未能成为首位女性总统。如她所说,美国女性还没有“打破那最高最硬的玻璃天花板”。她坚信,终有一天,有人会打破。

事实上,克林顿还背负了奥巴马的包袱。大选中,尽管有现任总统奥巴马及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为克林顿站台。然而,在这一风光的背后,是克林顿无法承受的奥巴马之重。美国民众对奥巴马的不满,转移为对克林顿的不满。克林顿由此背负了双重的不满。人情难却,克林顿也别无选择。奥巴马,本来就欠克林顿一个人情(2008年),如今,又欠了一个,而且,可能永远无法偿还。

顺便说一句,如果有朝一日,美国民众期待一位女性总统,奥巴马夫人,口碑甚佳而颇受欢迎的米歇尔奥巴马,或许已经是其中潜在的一位。

主流媒体发布的民调显示,即将卸任的奥巴马,在美国民众中拥有高达54%的好感度。然而,就像主流媒体对这次大选民调失灵一样,主流媒体对民众对奥巴马好感度的民调,也不见得有那么靠谱。奥巴马全面左转的方向,强推欧洲式的社会福利政策,极大地,加重了美国的成本和负担。

特朗普当选,的确是美国大选的又一个惊奇。实际上,这是一次回归,一次有力的回归,对美国传统价值的回归。这是一次修正,一次有力的修正,朝着美国优先的修正。

对美国主流媒体而言,特朗普的大胜,是意外,是爆冷。用主观愿望代替客观分析,是美国主流媒体在这一轮大选中犯下的大错。特朗普不仅战胜了建制派,也战胜了主流媒体,后者是建制派的侧翼。

愤怒的美国,愤怒的美国人,这是今年美国大选的气氛。而愤怒的特朗普,就是愤怒的美国人的代言人。他大嘴无遮拦,不断放炮,怒气冲冲,看似粗鲁无礼,恰恰就是美国工人阶级牢骚的写照。工人阶级的特征,粗糙而粗鲁,特朗普,正是这样的一个形象和一个符号。有趣的是,特朗普本人,并非工人阶级,而是亿万富豪。这个毁誉参半的亿万富豪,一跃而为美国工人阶级的代言人,正所谓:“英雄不问出处。”

作为当选总统,特朗普本人,面临巨大而复杂的挑战。他在竞选中作出了诸多承诺,包括他的百日新政,诸如废除灾难性的奥巴马健保法案、驱逐非法移民、与中国等国重开贸易谈判,等等,能否兑现?有多少能兑现?有多少不能兑现?将考验他和选民的蜜月期能维持多长时间。换言之,美国人民将检测,特朗普追求的,究竟只是一个总统宝座?还是他矢志改变美国的宏伟理想?

特朗普强势上台,中美关系面临大考

美国大选,特朗普意外大胜。多数国家领导人和媒体表现震惊、错愕,甚至沮丧、不安。然而,他们不得不接受美国政治改变的现实,不得不接受一个以美国为中心、奉行“美国主义”的新总统。

这是一个急剧变化的世界,国内的民粹主义、本土主义和民族主义,世界范围内的全球化退潮,不仅体现在英国脱欧、欧洲各国的独立运动、香港的独立运动……而且体现在,一个接一个政治强人被推上执政舞台:俄罗斯的普京,中国的习近平,日本的安倍,菲律宾的杜特尔特,从欧洲到中南美洲的右翼人士,如今,又增添了美国的特朗普……

如果说,八年前,奥巴马的当选,是在“政治正确”的氛围下,那么今年,八年后,特朗普的当选,就是在反“政治正确”的氛围下。美国人民厌倦了“政治正确”,厌倦了高谈阔论的人道主义,厌倦了慷慨无度的国际主义。美国民众需要的,是自我主义(所谓孤立主义)、美国主义(反国际主义)。既然,其他国家,如中国,都那么自私,就让美国也自私一回;既然,其他国家,如中国,都不遵守规则,那么,就让美国也远离规则一回。

当选后,特朗普收到的第一封贺电,来自俄罗斯总统普京。普京欣喜直言:“期待与美国展开建设性对话,愿意与美国共同工作。俄罗斯将尽全力,让俄美关系走出低谷。”特朗普与普京交好,已是公开的秘密。笔者曾阐述,在美俄中三角大国关系中,美俄关系的改善,将给美中关系带来变数。

笔者也曾阐述,特朗普要求盟国更多承担自卫、更少依赖美国的主张,表面上,给中共带来称霸亚洲的机会,实质上,却给北京统治者带来内心深处的不安。比如日本和韩国,如果拥核自卫,必令北京惊惧;甚至于菲律宾,如果美国从那里撤军,经济高速增长的菲律宾,有能力追求军事的全面提升,直面它唯一的当面之敌——中国。

非止地缘政治,美中之间,单单是巨大的贸易摩擦,就足以引发大火。北京领导人的忧心忡忡,已经流露在党媒和御用学者表面镇定、却内在忐忑的言论中。11月8日,就在美国大选投票前夕,总部位于北京、假扮“海外媒体”的多维网,突然发表社论,题为:“为了世界和平请投票支持希拉里”文中的“我们”,非指多维编辑部,而代指中国政府;文中的“您”,非指美国大众,而指已经入籍美国的华人、华裔。借多维网社论,中共恳请美国华人、华裔帮忙,直白地说:“我们请您这样做,不是为了支持希拉里成为总统,而是为了阻止特朗普入主白宫。”中南海的恐慌,溢于言表。

特朗普获胜后,对竞选对手克林顿给予高度赞扬,称赞她艰苦卓绝的竞选,肯定她为美国公众的长期服务。克林顿则对特朗普表示了祝贺,并呼吁美国人民,以开放的心态,给特朗普一个领导国家的机会。总统奥巴马发表声明,说,尽管他与特朗普之间存在巨大而公开分歧,但他确保,将按照宪法,实现权力的和平与平稳交接。

这是一个神奇的国度,只有在这样的国度,才能产生这样的奇迹:一个门外汉,一个体制外的新人,一个叫板全体建制派的抗议者,得以在人民的帮助下,成为这个伟大国家的领导人。这样的奇迹,在其他国家,难以想象;尤其在中国,完全无法想象。

本次美国大选,也拆穿了中共对美国民主污名化宣传中一个长期而重大的谎言:“美国大选,都是由金钱操控,当选人都是美国财团或利益集团的代言人。”没有财团捐款、主要由自己出资、依靠工人阶级选票的政治素人特朗普,打败了拥有众多大财团资助、主流媒体背书、现任总统站台的显赫政治世家克林顿。

尽管中共当局三令五申,不得直播、转播,尽管中共网特明察暗访,强令中断直播、转播,但中国人民对美国大选的关注与热情,臻于空前。被剥夺了投票权的他们,对美国大选,用心展望,用手指“投票”。

美国大选,美国民主制度的完胜,再一次,给中国人民上了生动的一课。作为中国人,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百次地、千次地问自己:我为什么没有选举权?我为什么没有选票?什么时候,我自己,才有权利选举国家领导人?什么时候,我自己,才有权利竞选公职?

中国人民,只有像美国人民那样,坚决地,牢牢地,把选举权和选择权掌握在自己手上,才能切实地,掌握国家、民族和个人的命运。

面对俄罗斯的强势争夺,中美关系面临大考。如何稳定中美关系?对北京统治者来说,无法回避的,还是那个关键词:民主化。为此,中南海需要重温上世纪四十年代毛泽东和共产党在延安所发表的社论:

“让民主与科学成为结合中美两大民族的纽带。”这篇社论还说:“从年幼的时候起,我们就觉得美国是个特别可亲的国家。我们相信,这该不单因为她没有强占过中国的土地,她也没对中国发动过侵略性的战争;更基本地说,中国人对美国的好感,是发源于从美国国民性中发散出来的民主的风度,博大的心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