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国际化的历史性动作——有限金本位货币

2017-10-11 12:00:53 admin 795

【人民币国际化的历史性动作——有限金本位货币】
安邦咨询(ANBOUND)的智库学者注意到人民币国际化正在静悄悄之间,酝酿着一个具有历史性意义的重大动作。众所周知,2012年以来,以人民币计价结算的中国首份国际原油期货合约的推出几经波折。2014年12月12日,中国证监会批准上海期货交易所在其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开展原油期货交易。2015年的A股风波,2016年的钢价和铁矿石价格的大幅波动,让其多次搁置。2017年5月11日,上海期货交易所表示,经中国证监会批复同意,将积极支持能源中心开展原油期货上市前的各项准备工作,争取年内推出原油期货。2017年9月8日,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在“2017中国(郑州)国际期货论坛”上透露,目前原油期货上市准备工作已进入最后阶段,有望在年内启动。
中国版的原油期货一旦成功推出,其重大意义显而易见,这不仅仅是我国期货市场对外开放的重要举措,意味着国际原油市场中将存在中国价格基准,将会为中国在全球原油定价体系中争得一席之地,也有利于提高中国整个大宗商品市场交易话语权。事情并不仅仅止于此,这一人民币定价的原油期货推出,更大的意义在于有力地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这是面相国际市场的一次重大市场测试。究竟人民币未来的世界地位如何?可以通过世界市场对这次原油期货的接受程度来判断。
安邦的智库学者为何高度关注这一商业合约前景?关键是有关的期货合约更多细节的披露。
综合各方面的报道和信息,中国准备发行的原油期货合约是一种以人民币计价、可转换成黄金的原油期货合约。这将是中国首次向外国投资者、交易所和石油公司开放的商品合约。该合约允许出口商们绕过美元计价基准,直接使用人民币交易。以黄金为背书,确保兑换黄金,这将使得人民币的合约更具吸引力。据悉,有关计划的人民币可在上海和香港交易所完全兑换黄金。
目前,世界上交易量最大、影响最广泛的原油期货合约共有3种:英美两大老牌资本主义强国旗下两大交易平台——纽约交易所(NYMEX)西得克萨斯中间基原油(WTI)和伦敦国际石油交易所(IPE)北海布伦特原油(Brent),以及最重要的原油产出地附近——新加坡国际金融交易所(SIMEX)的DUBAI(迪拜原油)期货合约,它们主导着全球多数市场的原油基准价格,世界市场的原油价格真正是由这些期货价格说了算的。
对于十几年来跟踪研究人民币国际化的安邦智库学者来讲,意识到“事情不寻常”是一种常态性工作。一般的来说,石油期货交易规模大大高于日常消费规模,以日本为例,如果以日本的年消费量来比较,以往的汽油和煤油的期货成交量分别是消费量的18倍和13倍,这样的市场规模意味着这种期货交易将会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震动和客观效果。安邦咨询(ANBOUND)的首席研究员陈功认为,推出中国版原油期货不仅仅是商品交易的问题,也不仅仅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问题,这实质上是在将人民币与黄金挂钩,让人民币在世界上发展成为一支脱颖而出的金本位货币,成为一种有限金本位货币。通过让人民币活跃于预先设计好、确定好的交易领域和交易品种,在有限的范围里面,推动世界市场对人民币的接受程度,增加人民币在各种交易结算中的吸引力。
当然,这样的市场前景无疑对中国的黄金储备和经济基本面提出了更高要求,若没有足够的黄金储备,将会难以支撑这种“黄金挂钩”。不过,这种情况对中国来说,问题不大。据中国人民银行今年9月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的黄金储备报5924万盎司(约1843吨),约合777亿美元。虽然中国的黄金真实持有量还处于保密状态,但此前世界著名的黄金分析师阿拉斯代尔?麦克劳德(ALASDAIR MACLEOD)称,中国早在1982到2003年间储备了2.5万吨黄金。而且在随后的几年中,中国还积攒了更多的黄金,数量可能高达5000吨。照此推算,目前中国的黄金储备将超过3万吨。这些信息毫无疑问将对此项合约的推出形成强有力的支撑。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通过推出中国版的石油期货合约,可以看出人民币有意发展成为一种“有限金本位货币”。然而必须承认,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要实现该目标,前路漫漫,难度不小,交易体系的成熟和发展,尚需时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