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中国送大礼 世行发的“木兰债”能否枝繁叶茂?

2016-09-28 10:45:01 admin 27

希尔交易|www.hltrader.com

预计未来5年木兰债市场规模有望达到70-80亿SDR

“现阶段SDR债券的发展还是面临一定局限性”

首只“木兰债”已成功落地近一个月,但这个以IMF特别提款权(SDR)货币计价的债券市场的长远发展还面临估值定价复杂等一系列问题,今后能否在中国茁壮成长仍不得而知。

世界银行于8月底在中国银行间市场发行三年期、5亿SDR债券——为全球30多年来此类债券首次发行。在媒体聚光灯下,这只以中国古代传奇女性花木兰命名的债券遭到机构投资者踊跃认购,认购倍数达到2.47,最终利率定在0.49%,接近0.4%-0.7%指导区间的下限。

鉴于中国拟凭借木兰债进一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加之其为国内投资者提供了一个配置外币资产、规避单一货币利率和汇率风险的新渠道,木兰债市场具有发展的潜力。建行投行部和中信证券分析师就认为几年内这个市场有望高速成长,中信证券固定收益研究主管明明预计未来5年该市场规模有望达到70-80亿SDR。

然而,参与此次木兰债发行或交易的投资机构亦对彭博表示,木兰债市场的发展面临估值定价复杂、风险对冲存在难度以及交易流通不活跃等问题。短期来看,木兰债投资者还面临美国进入升息周期的风险。

“现阶段SDR债券的发展还是面临一定局限性,”河北银行金融市场部高级投资经理向宇明称。结合自身实际参与世行木兰债交易的体会,他指出,该债首日交易不活跃,监管层若能在木兰债估值和会计准则方面给出配套的明确指导建议,可能会提高机构的投资热情。

“作为一个新品种,机构应该如何记账也是很重要的问题。记本币还是外币呢?目前还没有具体的规定,” 他举例道。

估值和对冲难题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的信息显示,世行发行的木兰债上市流通首日累计交易9笔,券面总额1.3亿SDR,结算总额12.1亿元人民币。参与机构包括工商银行、河北银行、汇丰银行、德意志银行、中信证券、第一创业证券、海通证券,及境外央行等等。交易中心拒绝给彭博提供木兰债的最新交易数据。

人民币将在10月1日“入篮”,届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 SDR货币篮子将有五种货币,如何对SDR定价债券进行估值和风险对冲自然是个难题。创建于1969年的SDR篮子,目前由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组成,用于补充IMF成员国官方储备,并且通常在部署援助计划时用作记账单位。

世行木兰债的承销商之一,建设银行投资银行部总经理王勇,在8月接受采访时指出,SDR债券在设计中,定价和风险对冲是两大难点,因为计价的货币隐含了多种汇率,SDR债券发行人也面临着到期兑付本金与募集资金不一致的风险。

身兼此次世行木兰债发行的主承销商及首日投资者两个角色的工行表示,未来5年木兰债市场存在着“较大的”市场发展空间,但在交易流通、估值定价和套期保值等方面的要求还有待进一步完善。定价既要考虑信用风险,还要考虑各货币的利率水平和汇率水平,可考虑由相关机构提供SDR兑人民币的汇率数据。

另外,德国商业银行亚洲固定收益研究副总裁贺烜来指出,如果SDR债希望进一步扩容,就要考虑发行长久期债该如何解决SDR篮子权重调整的风险的问题。由于SDR货币篮子权重每隔5年调整一次,目前SDR债发行的久期都在5年之内,而实际上国际多边开发性金融机构都更愿意发长久期债券来融资, 比如15年、20年甚至30年期限的。

增强流动性

世行此次获批可发行总额为20亿木兰债,首期落地后尚有15亿SDR额度未用。彭博此前引述知情人士报道称,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工银亚洲和渣打香港亦在筹划发行以SDR计价的债券。

木兰债市场发展也可能面临流动性不足的问题。贺烜来表示,由于目前SDR债投资者是以主权投资者为主的特定群体,投资者对SDR债多是持有到期,二级市场流动性的问题暂时还并不突出,但如果未来要进一步扩大投资者基础,可能需要引入更多的银行司库进入这个市场。

“实际上,银行司库投资SDR债是非常契合流动性管理需要的,因为司库投资的久期都比较短,司库投资的积极性提高,肯定会加强SDR债券市场的流动性。在这方面需要给银行司库进行更多的投资者教育,” 他称。

在给彭博的书面回复中,工行金融市场部称,可考虑鼓励商业机构加强做市安排,为SDR债券提供报价和流动性支持。撰文/彭博社 编辑/陈雨凡

总之 以SDR货币计价的“木兰债”已成功落地近一个月,长远发展上还面临估值定价复杂、流动性不足等一系列问题。